孙明宇:盛开在戈壁里的繁花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何其芳  时间:2019-10-09 【字体:

驱车从乌鲁木齐赶往新疆北山矿业项目部用去了将近一天的时间。“从零零星星的长着几颗芨芨草,到荒原、戈壁,一路行来,我感觉自己就像被世界遗弃一样。”内心的荒芜,让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,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促使一群人在这样一个“没有颜色”“时间静止”的地方的坚守。他们中最小的孙明宇刚毕业一年,最大的也不过30岁。

孙明宇,2018年7月毕业于大连交通大学,现担任十四局四公司新疆北山矿业项目部技术员。

初见孙明宇是在下午五点多钟。第一次见到他,就被他有神的眼睛吸引,黢黑的脸上,它显得格外明亮。这幅藏在眼镜背后的眼睛写满了坚毅。嘴唇干的裂出了几道口子,可笑起来的他却又是那么自信。简简单单的套了一件工装,卷着裤腿。刚从大学象牙塔里走出来的他,没有一丝的浮躁,沉稳的让人心疼。

“真的一点都不辛苦。”两个多小时的采访,这是他重复最多的一句话。

坐在刚修好不就的台阶上,我们的身后只有两种颜色,天空的蓝色、大地的黄色。在这里,仿佛时间是静止的,除了阵阵吹过的风在提醒你,遗忘自己在这里是很容易的一件事。

刚坐下的孙明宇很局促,两只满是老茧的手时而握在一起,时而交叉。当提起父母时,他的话匣子才悄悄打开。

他说,自己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村娃,家里四口人,奶奶、爸爸妈妈还有他。很小的时候,他就开始帮家里人干农活,不到14岁的他,已经是家里家外的一把好手。

问他想不想家。他说:“想!”。因为现场没有信号,每次想家、想妈妈,就要爬到不远处的山坡上找信号。他用手指着,在他嘴里的路根本就不算是路,只是爬的次数多了,山坡上留下了他们的印记而已。他说,因为平常工期很忙,没有多余的时间打电话,只能把一周最想对爸爸妈妈说的话细细藏在心里,等周末的时候爬到坡顶和他们说。坡顶虽然有信号,但2G的信号断断续续,有时候聊到最开心的时候就莫名的断了,他是多想一直听着话筒里妈妈的声音啊。

有次下暴雪,已经两周没有联系妈妈的孙明宇看着光秃秃的坡顶发呆,他是多想雪停下来,好告诉妈妈,他在这里没事。队长郭建功看在眼里,他召集全队的人,披上大衣,手挽着手,肩靠着肩,一起爬到坡顶。短短几分钟的电话,放下电话的孙明宇看着旁边雪落了一层、冻得直搓手的兄弟们,这个坚强的汉子第一次落下了眼泪。他说,虽然这里条件艰苦,但大家亲如姐妹兄弟,心里暖暖的,感觉不到苦。

孙明宇很喜欢读书,可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允许他有额外的钱去买书,乖巧的孙明宇利用假期打工,悄悄的攒买书的钱,一周80元,每周拿着钱买到书是他最开心的时候。可在这里,不要说书,就连电子书都成了最为奢侈的东西。孙明宇说,因为这里缺水,他们基本上十几二十天才能到项目驻地洗次澡,为了节约时间,他在去的路上要先想好下载的书籍,到了项目部,一边洗一边下载书籍。

他笑着说:“正因为那里荒凉,他才可以安安静静的读书。”话虽然是玩笑话,可看着他苦中作乐的这股子乐观劲,我早已在心底里给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英雄是什么?英雄就是能够忍受别人不能忍受的寂寞,奉献别人奉献不了的生命。在我眼里,毕业一年的孙明宇就是一位默默坚守的英雄。

风吹石头跑。深秋的新疆,刮大风的时候能把人吹跑。孙明宇告诉我,有一次现场刮沙尘暴,风沙吹得他睁不开眼睛,石头砸在脸上刀割一般疼,可面对刚刚测量的数据,他又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。面对大风,他唯有坚持,直到攥着水准仪的暴出了青筋,穿的军大衣被飞石割破,棉花卷在风里飞的到处都是。风停了,因为长时间的紧绷的身体,他全身有意境麻木了,双脚也被风沙埋住了。顾不上清洗口鼻里的风沙,清醒过来的孙明宇第一时间是掏出本子记下这“弥足珍贵”的数据。

谈起那次动人心魄的经历,他没有一丝的畏惧,他笑着说:“不光我这样,我们这里的兄弟都这样。既然干活就要把自己的活干好,要不对不起他们。”

他的青春远离喧嚣的都市,他的生活里没有英雄联盟和抖音直播,他在躁动的年纪里守着心里的那一汪静水,映照出青春最美的底色。天蓝、地黄、正青春,洗尽铅华,历尽磨难,他依然是那个有些爱笑,腼腆青涩的追梦少年。